Please Install Woocommerce Plugin

有序政治参与的提出与发展

  研究政治参与问题,会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同一种政治参与的方式,在不同历史条件下其政治参与的性质、作用会截然不同。这不仅是由于时代和历史背景的不同,也是因为政治体制等现实条件有差异。在全球化、信息化的时代,在我国民主体制内,即以人民当家作主为本质,以促进生产力发展和实现广大人民的根本和现实利益为的体制内,只有有序政治参与才有利于政治参与的正功能的实现,而无序政治参与则会阻碍我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和谐发展。有序政治参与的本质就是关于民主与秩序的关系问题,或者说是有秩序的民主参与问题,只有处理好二者关系才能促进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本文笔者围绕有序政治参与这一概念是如何提出的,如何在实践中发展的等问题进行了探讨。
  一、有序政治参与命题的提出
  政治参与的有序化进程是与我国民主政治和依法治国的发展进程同步的。1996年2月8日,中央第三次法制讲座在中南海举行。江泽民同志在总结讲话中提出依法治国,强调依法治国是我们党和政府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重方针。1996年3月,第八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的一系列文件都将“依法治国”作为一项根本方针、奋斗目标和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确立下来。“依法治国”是我党领导人民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客观求,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重标志,是国家长治久安的重保证。1997年,党的十五大报告对“依法治国”方针的科学含义、重大意义和战略地位作了全面而深刻的阐述。1999年3月,“依法治国”作为治国方略被载入《宪法》。在《宪法》总纲第五条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依法治国”从提出、形成到上升为治国方略,标志着我国加快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进程,阔步迈入民主与法治时代。此后,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民主形式不断丰富,尤其是基层民主进一步发展。但是,由于历史和传统文化的原因,我国公民缺乏法律意识、法律思维和法律信仰,虽然我国法制不断完善,法制教育不断普及,可是,与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需还有差距。国家各层面的制度供给滞后于现实政治发展需,而公民对自身和群体利益关切程度越来越高,民主意识、参与愿望日益提高,但参与渠道不健全、不畅通,使公民利益表达不充分、不满意。同时,公民民主素质尚且较低,在现实和内心的矛盾得不到及时疏导和化解时,现有政治秩序就可能受到威胁,引起参与无序。一些敌对分子和别有用心的人也会趁机捣乱,造成社会政治秩序混乱,而混乱的第一受害人永远都是基层人民群众。在2000年10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中,第一次提出“公民有序政治参与”这一概念,这也是首次在党的文件中明确提出“公民有序政治参与”这一命题。此后,开始了更为深入的理论和实践探索。
  二、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理论和实践的发展
  公民政治参与实践不断深入,不断推动着有序政治参与理论的发展。在2002年的“十六大”报告中,江泽民同志再次强调“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权”。2004年3月22日,国务院发布《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其中建设法治政府的目标引起世人瞩目。2004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实施,促使政府从权利本位转换到责任本位。2007年1月,国务院通过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提出“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原则,全国超过70%的市县政府建立了政府决策公开和听取公众意见制度。胡锦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进一步明确扩大社会主义民主,更好地保障人民权益和社会公平正义,并把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作为对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求。
  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发展促进着政治制度的改革与发展。2007年9月,甘肃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立法程序规则(修正案)》,修改立法程序规则,以制度化形式明确公民可不通过人大代表直接向立法机关提出立法建议项目等。此举一出,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关注,被认为是扩大了公民参与立法的权利,拓宽了公民参政议政的渠道。
  2008年6月20日,胡锦涛总书记视察人民日报社,并做客强国论坛与网民在线交流。这是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利用网络媒体,与网民在线直接对话。接着,温家宝总理在2009年和2010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通过新华网同海内外网民进行了在线的文字与视频交流。2009年2月28日下午,温家宝总理在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访谈室接受了中国政府网和新华网联合专访,同海内外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温家宝总理说“我只是带着心来的,带着诚意来的,我并不以为每个问题都回答得好。但是我讲的话是诚实的。”“我曾经多次引用过这样一句话,‘知政失者在草野,知屋漏者在宇下’。最能了解政府的是群众,最有资格评价政府的是也是群众。群众信任你,你才能坐在这里,你坐在这里就为群众服务,我将本着这个信念为群众服务到底。”从此,开辟了网上问政于民和公民网络有序政治参与的先河。
  有序政治参与命题的提出和发展,是在总结社会主义民主不断发展的实践经验基础上的理论升华,反映了我党对社会主义民主认识不断深化,反映了我国当代政治、经济发展的需。有序政治参与以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为背景,是民主政治条件下的产物。此命题提出后的政治参与与提出前的政治参与不同,有序政治参与命题的提出意味着政府倾听民意更具有自觉性、制度性,公民政治参与更具有合法性、理性等特点。此前,公民政治参与相对缺少合法性、理性和适度性等观念,缺乏自觉性、制度性。因此,有序政治参与命题的提出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不可否认,目前有序政治参与命题的提出,并不等于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实现,尤其是在信息化条件下,无序和恶意参与仍时有发生。进一步推进公民有序政治参与,防止无序和恶意参与,促进民众与政府的互信,构建和谐社会,就必须不断提高公民意识,加强公民尤其是各级人大代表的有序参与的意识、能力,使公民进一步了解什么是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如何进行有序政治参与等基本问题,切实拓宽和完善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渠道,在实践基础上,完善和发展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理论、制度和机制,不断提高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理论和实践水平。
  (责编 张翼翔)